1940年代:一位大实业家餐桌上的张裕解百纳_张裕新闻_新闻中心_百年张裕

1940年代:一位大实业家餐桌上的张裕解百纳

时间:2018-05-11 来源: 打印 字号:

     张裕解百纳干红自1931年问世以来,迄今累计销量已突破5亿瓶,成为中国葡萄酒的“现象级品牌”。那么,张裕解百纳在民国时期有多么畅销呢?试举一例:据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周景良先生发表的《我的父亲和酒》描述:“记得在上世纪四十年代,约在一九四二至一九四三年间,父亲发现张裕公司售出的酒有解百纳和雷司令,认为很好,大为高兴,买了许多瓶在家里喝(还有一种酒名叫大宛香,我已印象不清,不记得是干红或干白了)。”

      周景良先生的父亲,即中国北方民族工业的重要代表人物周叔弢,他从1919年跟随四叔周学熙经营实业,历任青岛华新纱厂董事、唐山华新纱厂经理、天津华新纱厂经理、启新洋灰公司总经理等职。周叔弢先生还是一位著名的古籍收藏家,1952年将自己不惜重金珍藏的宋元明清善本共计715种2672册捐赠北京图书馆(今国家图书馆),其中有75种藏书入选了由国务院颁布的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。

      上世纪四十年代,周叔弢先生住居在天津格拉斯哥道寓所(今桂林路16号)。根据1941年天津《庸报》刊登的张裕葡萄酒广告,张裕公司“京津总代理”的商号为“立昌盛公司”,设在天津维多利亚道(今解放北路),热销酒款有解百纳、樱甜红、雷司令、大宛香、佐谈经,广告词强调“公家化验保证,纯葡萄汁酿制”。周景良先生提到“不记得大宛香是干红或干白了”,或许是因为在《庸报》的张裕葡萄酒广告中,大宛香和雷司令被称为“清白葡萄酒”,解百纳被称为“清红葡萄酒”,樱甜红被称为“甜红葡萄酒”,佐谈经被称为“甜白葡萄酒”,把“Dry”(干)译作“清”(清红、清白),与“甜”(甜红、甜白)对应。不过,当时张裕公司的正式分类名称为“干”(干红、干白)和“甜”(甜红、甜白)。

      对于父亲常喝的张裕解百纳和雷司令,周景良先生在《我的父亲和酒》写道:“父亲大大夸奖这两种酒的品格。不知他怎么知道的,他说这种酒开瓶后不能久置,要很快喝完。他还把雷司令放在冰箱中稍稍冰冷后喝,说这样喝更好。父亲的习惯,买白兰地、威士忌、甜红葡萄酒等都是买一瓶喝光后再买。而买这两种酒时却是每买即各五六瓶。这一切,完全是西方喝干红、干白这类桌酒(Table Wine)的习惯了。他还说,雷司令是源于德国莱茵河一带。我常想,这种种他是怎么知道的?在他往来朋友中诚然有在国外留学或出过国的,但从未听到父亲谈起和朋友谈论干红、干白一类的事。他怎样知道这些,我再也无法弄清楚了。不过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张裕的酒好,他能辨别得出,能欣赏。发现了好酒,使得他那样高兴,尽情欣赏。”

      周叔弢先生对黄酒也是青睐有加,甚至喜欢收藏黄酒酒票,最古老的上至道光二十三年(1843年)。酒票是黄酒作坊印制的一种兼具商标和产品说明性质的票证,对研究中国近代黄酒酿造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,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去年出版由周景良整理的《醪海遗帧——周叔弢先生藏酒票》,收录了周叔弢先生毕生积存的105张酒票,其中有的酒票还附有周叔弢先生的亲笔评语,比如在第五十七号酒票上批注:“戊子正月,笃文(挚友劳笃文)得此酒于长源(售酒店名)。色清而香永,有杏仁味。远胜前瓮。”这应该是堪称经典的黄酒的品酒笔记了。(陈耀明)